重磅肖杰:今日西藏,为何彰显了“中间道路”的非法与荒谬?

币游国际充钱

2021-06-05

5月21日,“雪域新篇——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美术摄影展”在北京炎黄艺术馆开幕。

记者侯宇摄  记者:“中间道路”要求实行不受中央约束的“高度自治”,意味着什么?  肖杰:达赖集团流亡海外后,一度公开打出“西藏独立”旗号。

但随着国际政治形势的变化,特别是中美关系走向缓和,达赖集团面临外部援助枯竭的困境,被迫重拾“高度自治”主张,图谋重获国际舆论关注和相关国际势力支持。

  对于“高度自治”和“西藏独立”,达赖集团内部早已有人阐明其内在关系。 十四世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、弟弟丹增曲嘉以及其重要骨干桑东等“藏独”头目曾表示:“我们先求自治,然后再把中国人赶走!自治将是个起步。

”“第一步先让西藏在自治的名义下半独立;第二步过渡到西藏独立”。 所谓的“西藏流亡政府”头目也对印度《对话》杂志表示:“西藏独立与西藏自治的观点并不矛盾,从辩证角度看,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,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。

”  很明显,达赖集团迫于国际形势和力量对比悬殊,只能选择将“西藏独立”主张分成两步走,先实现“高度自治”,恢复其政教统治,在中国内部建立一个“国中之国”,待条件成熟后再追求法理上的“西藏独立”。   “高度自治”根本违背了西藏各族人民当家作主的原则。 “高度自治”主张不是抽象地谈论西藏的政治制度安排,而是要让达赖及其追随者回到西藏、恢复统治,将“西藏流亡政府”的政治体制搬回西藏。   众所周知,“西藏流亡政府”本质上仍是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权的残余势力,达赖的神权政治是整个“西藏流亡政府”的基础,达赖家族成员长期分别把持核心权力的家族政治是“西藏流亡政府”的组织保障。 凭借神权和家族政治,达赖在伪“政府”中延续了旧西藏的专制统治,但其内部长期矛盾重重,围绕权力利益的争夺始终不停。

  由此可见,一个以专制和内斗为特点的非法政治组织无论如何难以与民主挂钩,用这样一套体制替换西藏长期实行的人民民主体制,无疑会是巨大的历史倒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