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界经营监管趋严,小贷行业面临重整

币游国际充钱

2021-06-23

  为打击房地产市场违规融资行为,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日前分别对5家小贷公司进行约谈。

要求各公司自查涉房业务,一经发现,应采取相应措施,包括提前收回相关贷款,对违规参与员工从严处理等。

  南都记者注意到,在深圳金融监管局公开的富德、企联、金赢信、大信、亚联财5家企业名单中,有企业牵涉前段时间“深房理”一事。 而股权穿透后,多家小贷公司实控人经营范围包含商业、地产、兴办实业等领域,不乏跨界经营非银金融。   过去10年,小额贷款行业以极为可观的毛利率吸引众多企业跨界经营。

随着监管加紧,新规出台,行业正面临洗牌重整。

分析观点认为,小贷公司发展的核心问题在于资金流动性和资产质量,背景深厚的小贷公司,在母公司背书的情况下,抗风险能力更强,能够继续在市场中发展。

而对网络小额贷款建规立制,综开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认为,在小额贷款高利率、高风险的业务上,实际上是“普而不惠”的贷款,应推动网络小贷行业进一步利用好电商、支付等大数据资源,同时整合利用政府部门、金融监管等信用信息系统,真正助益对小额贷款服务有需要而且诚信度高的群体,打造中国特色普惠金融。   梳理 被约谈的5家小贷公司有哪些特点  其中两家集团公司跨界经营  此次名单中的5家企业中,深圳市富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,是前海香江金控100%子公司、香江集团100%控股孙公司。

  香江集团成立于1990年,目前,产业覆盖商业、产城、金融、科创、文旅健康等多个领域。

是国内最早投资金融业的民营企业之一,现已投资多家金融机构,包括广发银行、广发证券、广发基金、广东南粤银行、天津银行等及持有众多的优质企业股权。   另一家深圳市大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,是深圳市鸿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%控股子公司,实控人为杨明裕,通过鸿泰集团控股大信小贷%的股权。

  鸿泰集团成立于1998年,经营范围包括,兴办实业;国内商业、物资供销业(不含专营、专控、专卖商品),在合法取得使用权的土地上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等。

目前,鸿泰集团在其官网表示,是一家集金融、证券投资、大型商业地产经营等于一体的跨领域、多元化的股份制集团公司。

  兴办实业类企业控股小贷公司  被约谈的这5家企业中,既有大型多元发展的集团型企业,同时,也有投资、经营实业的中小企业。

  深圳市企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3年成立,由深圳市方兴达投资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

根据天眼查股权穿透图,自然人张沐豪通过方兴达投资及浩和投资公司持股企联小贷%股权,为疑似实际控制人。 方兴达、浩和投资公司一般经营项目均包含投资兴办实业(具体项目另行申报)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企联实控人张沐豪同时是金地集团成员企业法定代表人、成员企业核心成员、成员企业高管。 目前,企联小贷公司产品包括红本抵押借款、短期过桥借款、企业贷款过桥。

  深圳市金赢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,由经营加油站业务的深圳市普滨实业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 股权穿透后,疑似实控人为张培,通过广骋科技、粤弘实业、普滨实业等公司持股%。

  此前,中经财富曾报道,一位“深房理”的“摇篮会员”,曾与深圳市金赢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签约借款436万元,月利率3%。 结合自筹资金等,该“摇篮会员”购买并成功过户房产。

因无法按期偿还小贷公司贷款,该“摇篮会员”被金赢信小贷起诉。   而深圳亚联财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,是名单中唯一一家与股东主业保持一致的企业。 亚联财小贷信用类贷款产品包括,生意贷、薪易贷,由一家同样经营贷款业务的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有限公司设立。 该公司成立于1993年,现为港交所上市公司新鸿基有限公司成员之一。

其他股东包括日本东京上市公司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。

  现状 曾经急速扩张,风口已过前景不明  今年以来多家小贷公司被股东剥离、转让  伴随P2P和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的崛起,小贷业务以可观的利润、较低的准入门槛,吸引各主业领域有实力玩家纷纷布局,但早已成为过去的“风口”。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相关报告,小额贷款企业数量在2015年达到顶峰。

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末,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910家,而小贷公司贷款余额在2015年末迅速扩张至9412亿元后,于2017年“触顶”,达到9799亿元。

  进入2021年后,多家小贷公司被股东剥离、转让。 1月4日,奥马电器()宣布拟以950万元的价格转让宁夏钱包金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宁夏小贷”)75%股权。   对于出售的原因,奥马电器表示,小贷业务属于监管部门认定的类金融业务,近年来,随着小额贷款业务整体发展前景不明朗以及行业监管要求日趋提高,因此,公司转让类金融业务股权,降低经营风险。

  同一天,*ST赫美()公告,赫美小贷为公司持股51%的控股子公司。

因公司及其他相关方与浙商银行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,公司持有的赫美小贷51%股权已被进行公开拍卖。   *ST赫美公告里表示,截至2020年11月30日,赫美小贷尚欠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万元,因赫美小贷持续亏损,严重资不抵债,存在无力偿还以上债务的风险;赫美小贷的剥离将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,降低公司的负债规模。   新三板上市的多家小贷公司经营情况不佳  行业报告中,小贷公司经营情况同样不佳。 联合资信统计数据显示,从新三板上市的25家小额贷款公司(以下简称“样本公司”)数据来看,自2017年开始,样本公司的资产总额和净资产总额持续下降;同时,样本公司净利润规模亦呈逐年持续下降趋势,2019年净利润下降幅度有所收窄。

2020年上半年,样本公司中有24家公布了半年报,其中17家营业收入出现下滑,14家公司净利润规模有所下降。

  2015年之后,小额贷款行业中贷款风险的爆发,银行逐渐收紧了对小贷公司的借款。 2017年以来,“互联网金融”风险蔓延,国家开始对“现金贷”等业务进行系统性规范、整顿,小额贷款行业监管逐步趋严。   风向 对网络小贷建规立制,打造真正的普惠金融  在行业观察者眼中,监管环境的严峻是小贷公司生存艰难的主要原因,但同时,行业质量也将得到优胜劣汰。 小贷公司通过发展自身优势,获得业内、银行、国际投资机构等的信任,从而获得外部融资,是行业经营者较为普遍的发力方向。

  华经产业研究院资深行业分析师张寒表示,相比之下,背景深厚的小贷公司,在母公司背书的情况下,抗风险能力更强,能够继续在市场中发展。

例如大型央企通常有长期合作的银行,央企旗下的小贷公司更容易从母公司的合作银行获取融资,增加资金流动性。 小额贷款行业经过洗礼之后,留存下来的小贷公司将会是有着科学管理能力、资金实力雄厚的公司。

  对网络小额贷款建规立制,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认为,应注重发挥其在我国普惠金融发展中的独特作用。 余凌曲指出,目前对网络小额贷款的监管重点在于杠杆倍数过高、过度诱导负债等方面,而对其过高的利率水平考虑较少。

按照风险收益匹配原则,过高利率代表网络小贷的服务对象是风险偏高、而非实际最需要的群体,贷款实际上“普而不惠”。

  余凌曲认为,建议推动网络小贷行业进一步利用好电商、支付等大数据资源,同时整合利用政府部门、金融监管等信用信息系统,真正助益对小额贷款服务有需要而且诚信度高的群体,打造中国特色普惠金融。 编辑:潘沈思。